扬子村镇银行

石台论坛

  • 18105660104
  • 打造本地接地气的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267|回复: 0

三担水

[复制链接]

暂无签到数据

发表于 2021-12-27 09:45: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仙姿美人茶 于 2021-12-27 10:08 编辑

        前面《西厢记忆》文中想起刚上大学第一个寒假回来,睡在父母亲身边,那些晚上父亲对我的关爱。
        上大学第二个寒假回来,至今记得有件一生难忘的事:冬天里每天朦朦亮,父亲喊母亲起来挑全家人生活用的水。那时还没承包到户,母亲白天拼命劳动累得早上起不来,父亲左喊右喊的情景。
       上大学后,与父亲促膝谈心融洽也有了。冬天的晚上,阵阵寒冷的空气透过窗户板缝隙漏进东厢房火房,母亲还在腿上夹着小团牢,坐在围着火炉边的人外围做针线活,她正在赶做四个孩子四双新鞋的鞋面。前两天因为家里等我回来,父亲已经请来裁缝上门为我们兄妹四人做了新衣,剩下了很多的布头布料,慢慢的,新鞋面用这些零星布料已经起好了,鞋底是母亲在夏秋季的农忙休憩中和晚上纳凉时已经做好了的。我起身先去西厢房去了,西厢房床是父母亲结婚时的架子床,一年到头都有蚊帐。躺下时已经有九点多钟了,我睡在床的最里面,寒假的二十多个夜里不知父母亲他们夜晚是几点睡下的。也许是听惯了在东厢房围火炉旁的讲话声,这间房显得格外的寂静,父亲和我睡在床的一头,母亲一个人睡在另一头,我睡得特别香特别甜,早上天亮前就闭着眼醒躺在床上,清醒着迷眼望着帐顶。这个时候,只有床那头的母亲还打着轻声的呼噜声沉睡在梦里,父亲不知我在床上迷眼着装睡在床上,就开始用手在我和他之间的被褥中轻摇母亲的脚,让母亲感觉到他在喊他,不知是沉睡中不知还是睡梦中,父亲做了好多次动作,母亲咕噜一声侧过身又睡去了,脚缩到了被褥的中间去了,这一切我都感觉到。过了一会儿,父亲又喊母亲了,这次是用脚,我感觉到父亲用脚在摆动脚那头的被褥,阵阵冷风直贯到被中,还在想法唤醒母亲。也许是白天的劳累还有夜晚的熬夜,母亲又哼哼两声睡过去了。不知过了几长时间了,母亲的呼声似乎小了很多。窗外已有微微的白光掠过西厢房窗户板缝,父亲不知我已经醒了,慢慢地坐起来,用手轻拍床那头的被子,轻轻地开始呼喊母亲的名字:“米香,起来,天亮了”,“起来,米香,天亮了”。喊了好几声,似乎是听到了喊声,睡在那头的母亲虽然没应答,但我感觉一大团冷风直贯进被窝,是母亲掀起被子坐在床上了,过了一会,母亲下床了。第一天,我不知母亲起早做什么事去了,后来父亲也轻轻悄悄起床了,天亮前,我又迷迷糊糊睡着了,直到大家来喊我起床。第二天,又还是这样。
        母亲每天早上起来都要挑三担水,天天不断,这是后来奶奶说母亲不容易给我听的。小时候,早上奶奶每天早起烧锅做饭,母亲都要在奶奶烧饭前先挑满三担水。父亲一直以来身患支气管炎,背屋做医生的金红母舅说要注意保暖,不能受凉,以后早上挑水就都是由母亲一个人做。从老屋的厨房到怀沟有一百多米长,要跨两个台阶和转四个弯,石子路,水桶装水有一百二十多斤。特别是满满一桶水从怀沟提到沟边石板上,都要借助两手用力抓扁担钩提起。上怀沟边的三个台阶,再转过四个道路弯后到高家槽门。站上槽门台阶,还有个槽门石坎一尺多高,每次都是一只桶快落到台阶上一只桶用手提过石门坎高处,双手拽紧钩绳才能过去。厨房的空间太小,一担水无法放在大缸边,只好两只水桶放在门外,一桶一桶的提到大缸沿边倒下去,三担水装水缸还不满。那时家里七口人洗脸洗脚烧饭,还有烧猪食,天天缸里水不剩。即使是下雨天,母亲也带上斗笠或是披上蓑衣,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早上都是这样。只有特殊的两天:有一天挑两次三担水,那就是大年三十。年三十这天,母亲照常早上起来挑满水缸三担水,不管过年这天白天多少事,下午天黑的时候还要把水缸挑满,剩下倒不进水缸的一桶水摆在水缸旁边,水桶里的水上还要洗一棵干净的白菜摆在上面,这样一年挑水才算结束;也还有一天不挑水,那就是大年初一,难得休息的一天,不用挑水,也只是这一天,母亲才放下天天三担水的沉重负担。大学毕业几年以后,我回家帮家里做了另一间门前有棵柿子树的房屋,父亲在房前叫人打了一口压水井,才减轻母亲担水的痛苦,又到后来村庄里有了自来水,才放下曾经每天三担水的担子,也放下一生早起担水的沉重。母亲担水算彻底解放,但人生的重担却永远摧毁了她,母亲的腰慢慢弯下去了,直到老来一身伤痛。今年母亲已经高寿八十多岁,但腰已近弯成90度,扶着拐杖才能走远一点的路。腰变形不能直,睡在床上总是一个方向,不能变换姿势,天天疼痛。现在,我每次看到面前佝偻着的母亲,只能伤心替她难过,却永远也不能把她的伤痕抹去。
       我就想过:这过去光挑水这副担子的重任,母亲一年到头什么地方都不大去,一天三担水的责任,一挑就是三十多年,就是三万多担水,就这真的是为我们一家莫大的艰辛付出。无论狂风暴雨,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严寒酷暑,无论是与奶奶发生多大的争吵的第二天,每天三担水,从不避让,持之以恒,坚持执着,有谁能做到象我的母亲这样呢。母亲不善言语,勤劳实在,她担水的事告诉我:一个人对家庭的担当,为家当然的付出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1111.jpg
IMG_20200404_091218(1)(1).jpg
IMG_20210211_120115(1).jpg
IMG_20210211_120115(1).jpg
IMG_20200404_091218(1)(1).jpg
1111(1).jpg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或数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