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村镇银行

石台论坛

  • 18105660104
  • 打造本地接地气的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044|回复: 0

双晚记

[复制链接]

暂无签到数据

发表于 2021-11-29 10:4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仙姿美人茶 于 2021-11-29 10:49 编辑

       冬天来了,天气变化异常。十一月二十日晚上一晚的风,十一月二十一晚上一晚的雨。两天夜晚一晚是风一晚是雨,肆虐的北风一晚上,冷酷的小雨一夜晚。
       寒潮也来了,天气降温很快。这样连续两个恶劣天气的晚上冬天常有,这也让我想起有那么一年的两天休息日晚上也是这样。那还是二十多年前,在研究所上班,冬天到了,最忙的季节到了,那时研究所是差额单位,许多收入要自已创收。前些年做的水稻油菜作物品种品试,没有什么效益,已经不做了,改做食用菌(香菇、木耳、凤尾菇)栽培种卖菌种了。星期四刚刚中午加班,晚上六点多菌种消毒,轮流值班36小时后,到星期六上午七点多结束。利用双休日,我又坐上了去常熟的汽车。
       妻子心里急着一件事:因为过去以来,照相馆用135理光相机照年轻人婚纱像,放大后不清晰,仿佛颗粒粗很模糊的样子。那个时期城市大的影楼婚纱像片放大非要用120胶卷不可以,而我们从来没买过120彩色相机。夏天,去苏州虎丘婚纱照材市场,就听他们说照婚纱像一定要买120相机。下半年又到了,许多年轻人问起照婚纱像,妻子在我面前就急起来了。我是星期六上午十点多坐上石台去常熟的汽车的,汽车是老式的那种,没有空调,没有软垫,还是木质长条椅长条货架那种,玻璃窗是右右滑动的两块玻璃。知道晚上要在汽车上过夜,妻叫我带上一件从父亲那拿来的军大衣,那时家穷没钱买寒衣,上身穿着两件毛衣,其中有一件还是上大学前读高中时寄宿在爷爷家,爷爷的妻子给织的有三四种毛线颜色的毛衣,下身加穿了一件毛线裤。天黑了,汽车行驶在南陵去广德的318国道线上,车窗外的北风呼叫着盖过车的哐当声,也肆无忌惮的从玻璃窗缝隙中穿透进来,肆虐全车箱。我裹紧着大衣靠在窗边,望着窗外偶而一盏一盏路灯又偶而微弱的夜空光线下的阡陌油菜田。在寒冷的冬夜下,大地已经忽忽发白,白茫茫一片,我知道地上已经结了很厚的霜了,车厢里与外面一样冰冷刺骨。迎着北风,汽车左右摆动前后颠簸,玻璃窗“哐、哐”的响声和着北风的呼啸声震撼耳膜双耳发聩,屁股底下的发动机“轰、轰”响声,震得我到了夜晚十一点也睡不着。已经坐在车中十二个小时了,我知道还有五个小时就要到常熟汽车站了,实在是困乏之下,裹着大衣去最后的一排长条椅上想睡一下,无赖后排更大的颠簸几次把我从椅子上掀到车内地板上,我只好裹着大衣赖进了车中过道两张椅子中间,席地而卧。三点多以后,汽车停靠常熟批发市场。一切是那么的寂静,市埸内的灯光星星点点,影影绰绰。卷闸门一间又一间慢慢打开,车内去市埸批发衣服货物的人都开始陆续下车走了,司机也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留在车内守住冰冷的车厢,我终于裹紧着大衣倒靠在长条椅上睡着了。
       天一亮,扔下大衣,我就去赶常熟往苏州的汽车,哪怕是站着也不能错过去苏州汽车的时间。到苏州汽车站(与火车站在一起)后,又坐上公交车,那时出租车很少,直接奔赴苏州虎丘器材婚纱服装城,买好我要的“基辅120”相机(前苏联产的,价格低)后就直奔公交站台去苏州汽车站,马不停蹄赶赴苏州去常熟的汽车。一来一回的匆忙赶路,都是站在车上的人群中间。已经过了中午时间,只好在常熟站买点中午吃的或晚上吃的一样干粮带在身边。下午边上,去常熟批发市场批发货物的人陆续到齐回来了,汽车动身了,我又坐上了常熟去往石台的班车。
       一天的赶车,还是这班车,跑在回来的路上。夜晚,汽车又行驶在广德到南陵旷野之中,天下起了雨,冬天的雨不大,但冰凉透骨,绵绵落落。流过玻璃窗的雨水随着北风溜进车窗内,浅到脸面手上到处都有,感觉更加冰冷。那些开店来常熟批发东西的人都睡倒在了自己批发的服装上了,夜晚十二点了,我仿佛看到整个车箱里只有我一个人,看见自已一个人疾走在冷风冷雨的黑夜。我裹着大衣,脸靠在窗边,已分不清玻璃窗上的雨水是在里还是外了,我的眼神已经模糊分不清了。怎么也不想睡,眼睛一直望着窗外,窗外急驶而过的雨夜闯进眼里也冲击心里。我想起了许多人许多事,想起与妻开店以来经历的风风雨雨,想起妻子还在等着我的120相机,玻璃窗上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任凭脸面贴在冰冷的窗玻璃上。我更加睡不着了,脸上的肉变得麻木了,双脚也已经冻得没有感觉了,双手不知放在哪里取暖。军大衣已经包裹不往身体的温暖,寒冷彻骨,全身冰凉,这是夜晚乘车最艰难的一次,也是我们家庭那时最艰难的岁月,内忧外困,内有举债外有竞争,拼命突围。想着想着,天亮时候到了,己经星期一早上五六点了,汽车终于停在了妻开照相馆街后面的车站了,妻子知道我要先到店里,己经早早在店等着了,我来不及说什么,把基辅120相机给她就抱着军大衣回来研究所上班去了。
        后来的冬天,每当遇到风雨交加又风又雨的晚上,就想起往来常熟苏州的这两天,也每每让我与妻子坐在家中,谈起曾经的那两个夜晚,一同感慨。站在自已家阳台的窗口边,自已现在的照相馆门面依旧还在这条街上,就在楼下,望着自已店面前的这条大街,我们一同伫立很久很久。
111(1)(2).jpg
222(1)(1).jpg
333(1).jpg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或数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