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村镇银行
打黑除恶

石台论坛

  • 18605665099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8542|回复: 0

东厢房记忆

[复制链接]

暂无签到数据

发表于 2021-2-8 09:39: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石台育婴用品超市
    喜欢上写文章以来,妻子就说我这个人老了,念旧了,老是说回忆的事情,还叫我不要写。我就在想:难道是过去祖母的疼爱让我记得童年有趣,又或许是小时父亲的严厉使我成年后感恩没报。回想不止,触键万千。
    冬天来了,又想起温暖的画面,那是很久很久儿时的画面。小时候,是在奶奶的身边,度过一个又一个最寒冷的冬天季节的。那时住的是槽门边的老屋,老屋东边靠槽门边有间房,这间房就是老屋的东厢房(西厢房爸妈睡),一直是冬天用来取暖的火房,东厢房记忆最多的就是一个火炉一张床一个长条桌一个没有90度的拐角。
    还想说冬天来了,我和奶奶总是睡在作为火房的东厢房。那时穿衣非常单薄,冬天没有棉衣棉裤,最多就是把过去穿旧的衣服放在里面穿,多加两层。每到夜晚来临,奶奶总是等到全家人睡下时,把火炉中的火再添加一些木炭,再用炭灰盖好,她老人家把我身上脱下的最里面的层层衣服拣起来,放在火炉上面木栅子上烘起来。鞋子也靠在旁边,(那时没有鞋垫子)。当早上全家人都起来后要烘火取暖时,我还没起来,她就把温暖过的衣服偷偷塞进我的被褥中;当看到我醒来,火炉边没有人取暖时,她就把衣服拣给我从里到外的一层一层穿上。
    冬天是寒冷的,冬天的夜是漫长的。因为东厢房内部没有粉刷,阵阵寒冷可以从靠近堂前的拐角墙缝里钻进来,父亲叫我用废旧的纸袋塞起来。靠路的窗口三块窗户板都上上了,也挡不住透过窗户板缝钻进火房的冷风。靠曹门的一边,不能叫窗有个透气孔,只有草帽顶大小,也用草帽早早塞上了。火炉上方横梁上,天花板下挂着一扎一扎的山芋,每个山芋还有尾巴,个个灰不溜秋,看上去象一个个小老鼠(小时候看着好玩)一样。一盏十五瓦的灯泡被自身的电线无赖的调挂在火炉上方,微弱的光明照向火炉四边,照在憨态可掬个个满是皱纹的脸上。父亲总是坐在草帽“窗”的下面,背靠着墙,一个小马扎倒在地上作板凳,上面用用过的化肥袋折叠起来很多层,再用绳子梱起来垫在屁股底下,一个冬天,一个又一个的夜晚,父亲一晚上都喜欢坐着在上面一动不动。父亲坐的地方占去一边,夜晚来的人最多有时十几个人,围着火炉二边半(一边因房间没90度)起起落落,来来去去。奶奶坐在靠床边的火炉那边,人多的时候就退坐到床上看着大家说话,母亲坐在人群外纳着迎新年的新鞋底,起着迎新春新鞋的面子。夜晚,当炉边四周大人渐渐散去,说话声渐渐少时,当我歪靠在奶奶身边大腿上竖起耳朵不肯上床,还无精打采听着大人们谈白的时候,此时弟弟妹妹都睡去了,奶奶知道我饿了,就把崴红薯从火炉旁燃烬的炉灰中掏出来。火炉边只剩下奶奶,爸爸,还有喜欢谈白到深夜的金炉大哥希烈大哥文明大哥原来大哥(有时其他人)。我吃了红薯,被炉火烘着,面庞又红了起来,又挤到围在炉边的大人们中间去了,又听他们说起村庄许多人家家长里短好听的故事。
    还想说冬天是寒冷的,冬天的雨雪是冰凉的。冬季只有布(单)鞋穿,有双布单鞋御冬就是最好的,每年只有过年才能穿上新衣服,才能穿上母亲坐在火炉边做的这双新布鞋。一年一双布鞋,还有就是父亲买的解放胶底鞋,有了解放鞋,我就解放了,不管是村庄哪里我每天都跑到,即使雨雪天也更快乐,可以在冰天雪地的河滩地打雪仗,到寒冷透骨的山中去挖冬笋,到皑皑白雪的油菜田去钓普鸡。一身透湿回家,总是钻进火房,钻进奶奶的怀抱。脱去湿透的外衣,退下浸湿的鞋子,穿起奶奶早已烘干的布鞋,围着火炉一动不动。坐在火炉边,我听的最多是奶奶回忆过去,那段她带着父亲和两个姑姑的生活经历。
    冬日的寒冷就这样被火房的暖和挡在了门外,整个冬天离我很遥远很遥远。小时候的冬天很快活:一双布鞋,就有晴天的喜乐;一双解放鞋,就有雨天的疯狂;一个红薯,就有黑夜的坚守,它们都是我儿时冬天一天的快乐,也是一个冬天的快乐。以后的冬天,都想起火炉边的温暖,那温暖的炉边:有崴(把红薯埋在炭火中)红薯的滚烫,也有炙玉米的甜美,还有烤米粑的香软,更有热米酒的醉美。
    还想说……,春天来了。女儿和许浩从上海开车回来过年准备结婚了,我也来到母亲住的地方,看到满庭芳酒店前街鲜花店旁,店里女人们正在摆放盆里开着的花儿在让我徜徉。

没有角的东厢房

没有角的东厢房

东厢房后面

东厢房后面

去母亲的路上

去母亲的路上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或数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