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子村镇银行
打黑除恶

石台论坛

  • 18605665099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1180|回复: 4

遥远的村(长篇连载1—4)

[复制链接]

暂无签到数据

发表于 2014-10-6 20:5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中的旗。 于 2014-10-6 21:01 编辑

遥远的村

第一部

1
    一连串窸窸窣窣的响动之后,他们走出了密林,看见了半下午的阳光。李昌庚回头望了望,看见阳光照在他们刚刚走出来的那片深深的树林上面,有一层淡淡的柔和的光芒;而树林里面却是那么的暗,暗得眼睛都模糊了。他们从午后开始,已经在这么暗的树林里走了整整三个钟头。他们五个人谁也没有钟表,这个时间是李昌庚凭经验估摸出来的。
    五个人,除了李昌庚,其他人都挑着担子或挽着包袱。老伴桂香挽着一个竹篮子,里面盛着针头线脑;大儿子李成元挑着锅碗瓢盆,其中一头是个小木箱,里面放着李老庚的全套杀猪家伙;小儿子李天亮挑着几床被子,大儿媳水芹挽着个大包袱,里面都是衣裳。他们很久没有走过这么安静的路了,所以,在走出树林之后,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听不见枪声和炮声了,听见的只是这深山里似乎永不休止的鸟鸣和不远处山脚下传来的河水流动的声音。老家已经被远远地抛在了身后,在两天一夜的行程的长江北岸。那里,共产党的军队正在和政府的兵们打仗,每天都有政府的很多兵过江,他们抢走了江边李昌庚家的三只老母鸡和十五个鸡蛋。一个小官样的兵对他们一家子说:“老乡,你们也过江去吧,到时候不管是我们还是共军都会打炮的,会把你们这个破房子炸得连灰渣子都看不见。”
    很多人都从老家逃离了,有的往北边去了,也有的像李昌庚一样过了江。据说江南的深山里不会过兵,山里有树有茶有野味,能过日子。但是过了江之后,到处都是政府的兵们在造工事,有的就被扣下来挖壕沟了,有的就被抓着当了兵。走着走着,结伴的好几家就走散了。李昌庚带着一家老小往南拐进了一条山冲,磕磕绊绊走到了现在。

    半路上,李昌庚打听到这条山冲里面的一些事,说有一些人家,大都是老徽州过来的。山冲最里头的村子叫做枫树湾,村子的尽头是更高的山,翻过山去就是老徽州的界。李昌庚年轻的时候去过老徽州,不过那都是走大路去的,从太平县那里走。
    三月下旬的半下午,山里的寒气让他们感到了衣衫单薄了些。太阳已经走到对面的山上了,眼看就要下山。李昌庚停下脚,用手遮着额头四面望了望。他心里有些焦急:山里天黑得快,该在哪里找过夜的地方呢?
    小儿子李天亮耳尖,他听到前面拐弯的地方传来了几声闷闷的狗叫声。
    李昌庚随即也听见了,心头一喜,说:“前头有人家了,我们走快些。”
   
                                                                        2014、9、22  19:54—10、5  15:01


                                                       2
        这是突兀在半山腰的一块巨大的岩石,一部分和后面的大青石相连,仿佛是从土里生根之后长出来的一般,像一顶鸭舌帽的巨大帽檐向斜上方伸出。这块岩石罩着下方的一块空地,比两个窝棚还要大一点。地面干燥,还有烧过的灰烬和剩下半截的细树枝。中间有几块石头支成锅灶的样子,石头朝里的一面已经被烟火熏黑了。山脚下的那户人家说的没错,这是个上山干活的人歇脚、避雨和煨饭烧水的地方,现在却成了李昌庚一家的临时歇脚之处。
        李昌庚问大儿子成元:“山脚下人家说这石头叫啥来着?”
        李成元摸摸鼻子,说:“我忘记了。”
        李昌庚翻了儿子一眼:“你这个好记性!”
        小儿子天亮一边清理地面的杂草和碎石,一边头也不抬地说:“叫猫耳石。”
        李昌庚站到岩石外边看了看,点着头说:“还真的像猫耳朵。”
        桂香和大儿媳妇水芹把两块塑料雨布铺到靠岩石最里边的地上,再把几床被子铺在雨布上面。成元和天亮到一侧的坡上搬了几块比较平整的石板,用来摆放锅碗瓢盆和杂物。两个女人开始支锅、淘米。米、干菜和油盐是从江北老家一路挑过来的,只剩下吃半个月的了。
        李昌庚坐在空地外边的一块石头上吸黄烟,一边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家”。他早打定了主意:明天得带着两个儿子砍些树枝和芭茅,把岩石的三面围扎起来,至少得住个个把月才能另选合适的地方做个茅草屋。
        传来急促的咳嗽声,水芹被四面透风的石灶里冲出来的柴烟熏得直流眼泪。
        天亮似乎做完了他该做的事情,坐在岩石的另一边,望着山脚下河流对岸的山峦闷坐着。李昌庚心里明白,这个刚满二十岁的小儿子还在生他老子的闷气。

                                                                                                                  2014
105   23:08


3
        李昌庚一家在弄晚饭的时候,山脚下孤零零的那户人家正在饭桌上吃饭。
        男主人张来顺五十多岁,比李昌庚要小几岁,正吹着碗里冒着热气的陈年玉米糊,就着一碗腌萝卜干,用筷子打着转儿的拢着吃糊。老伴也是。十八岁的女儿天晴先把弟弟天好碗里的玉米糊吹了一会儿,然后再端起自己的碗。天晴的两条尺把长的黑黝黝的辫子一根搭在胸前一根拖在肩后,苦日子里长大的女孩,脸色倒也红润。
        张来顺边吃糊边冒出一句:“云可散了?晴去望望。”
        天晴端着饭碗,走到门口望望天,扭头说:“没散,还多了厚了。”
        张来顺自语着:“今夜有雨,刚来的那一家夜里不好过。”
        天晴抬头望望她爸又望望她妈,说:“晚上可去望望?”
        张来顺咽下最后一口糊,把碗边舔了两圈,放下碗,半会儿才说:“望望?拿啥东西去望哩?空着手,还不如不去。”
        天晴说:“不望也照,谁叫他们不领咱家的情,非要上山住石头洞。淋得像个水鬼才好哩。”
        天晴妈瞅瞅闺女,骂了一句:“莫乱咒。人家是看咱家小,怕挤着咱。”
        天晴撅着嘴,哼了一声。
        对这家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来说,近些年从江北逃荒逃难过来的人,他们见过七八家了。有三家在他们家歇歇脚后,接着往村子里面走,翻过大山去了老徽州。还有那四五家就在进去一点的地方做了茅屋住下来了。自张来顺记事时起,这枫树湾村只有十来户人家,他家这条冲里住了七家,外面三里地的另一条叫做茅屋街的冲里住了六七家。因为全是茅屋,又是一顺溜的挨着,大家就戏称为茅屋街。每次村里来了陌生人家,张来顺都要前去望望,带点干菜、陈年玉米什么的。有时哪怕是扛一根做房子的木头或几束干芭茅,他也不会空着手去。
        天晴洗完了锅碗,天就已经黑下来了。她走到院子里朝猫耳石的方向仔细地望了好一阵,什么也望不见,连一星火光也没有。
        咋也不生个火哩?她嘀咕着。
        半夜,果然下起大雨来。雨点打在屋顶的芭茅草上,发出闷响。天晴听见隔墙的床上总是响起翻身的声音,她知道她爸大概是惦记着猫耳石的那一家子。她也有点惦记。那个叫天亮的,连看她一眼都不敢。她叫天晴,他叫天亮,真好玩。

                                                                                                          2014、10、6           08:38


4
        天刚刚亮,张来顺就起了床,他要去猫耳石看看。
        猫耳石底下已经是一团糟。
        半夜的风雨斜着吹刮,被子全被打湿,一家人的身上也都是湿粘粘的,五个人全挤在石头底下最里边的角落里捱到了天亮。张来顺顺着蜿蜒的山路来到猫耳石的时候,他们正在狼狈不堪地收拾着。天亮一边摊着被子一边嘴里恨恨地骂出几句,不是骂风雨,也不是骂老天,只有李昌庚知道是骂什么。李昌庚忍不住也骂开了。
        “你叽里咕噜个啥?啊?不就是拦着没让你去挨枪子吗?不就是没让你去当那个啥啥的解放军吗?你就垮着脸垮了个好几天了!风再大雨再大,也比你吃枪子死了好!”
        天亮听着老子骂,一声不吭。
        张来顺这时正好走到离猫耳石不到几步远的斜坡上,都听见了。他愣了愣,招呼道:“老哥发啥脾气了?”边走边把一块可以遮风雨的土布帘子放在大石头底下的空地上。
        李昌庚嘿嘿地笑了一下,搓着手说:“老张兄弟咋来了?”
        张来顺有点歉意地在地上蹭蹭鞋底的泥巴:“你看,我这也是事后诸葛亮,雨停了倒给你送这来了。”
        李昌庚一拍大腿:“你看你,还惦记着我们,真是。”
        桂香和几个孩子也都直起腰来和张来顺打招呼。他们都没忘了昨天傍晚上猫耳石前,这个憨厚热心的本地人对他们的关照。
        李昌庚把张来顺让到空地中间一个当凳子的石块上,给他递上黄烟筒。张来顺从腰间系着的布带子里抽出自己的烟筒,说:“我有。”两人就坐下来,边吸黄烟边拉起家常来。
        “老哥,你得赶紧的,”张来顺一句话分作两句说,中间吧嗒一口烟,“做个屋。猫耳石哪里是常住的场子啊。”
        李昌庚慢慢地喷出黄烟,说:“也是的。我本想把这石头两边用树枝芭茅围一围,先住个十天半月,看样子不照了,你这江南的天气,雨说来就来。”
        张来顺在鞋底上磕磕烟灰,又装上一筒烟,说:“你先找个好一点的场子,把地平好,把屋料弄齐,哪天动工你说一声,我找大伙来帮忙。”
        停了停,又说:“先将就一下,做个茅屋,过年把两年再做土房。”
                                          
                                                                                                                      2014、10、6           14
45
连续签到天数:2天
签到总天数:956天
签到总奖励:956石台币
发表于 2014-10-6 21:04:34 | 显示全部楼层
    又出新作了,期待

暂无签到数据

发表于 2014-10-7 11: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桂香和大儿媳妇水芹把两块塑料雨布铺到靠岩石最里边的地上,再把几床被子铺在雨布上面。”上世纪四十年代,山里没有朔料雨布,这恐怕是作者的疏忽。

暂无签到数据

 楼主| 发表于 2014-10-7 15: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河子 发表于 2014-10-6 21:04
又出新作了,期待

感谢鼓励,祝秋日安好!

暂无签到数据

 楼主| 发表于 2014-10-7 15: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中的旗。 于 2014-10-7 15:14 编辑
一介布衣 发表于 2014-10-7 11:35
“桂香和大儿媳妇水芹把两块塑料雨布铺到靠岩石最里边的地上,再把几床被子铺在雨布上面。”上世纪四十年代 ...

感谢指点瑕疵!也有朋友指出这一点了。我的印象中是那种比较厚的塑料,有白色的,有暗黄色的,时间一长或太阳晒久了就会脆裂。是不是叫做油布?上世纪六十年代有,但我也不敢肯定上世纪四十年代有没有。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中文或数字)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